我像掘地蜂一样活着

17 Jun 2017

听完李善友教授超长大课后, 感叹自己的专注力之弱, 教授专注的讲了一天, 而我一会想吃喝, 一会走神, but, 仍然感觉好有道理, 非常 amazing, 先记录下第一部分的简单思考.

李善友教授

循环

do { } while (alive);

生物学家观察掘地蜂的时候发现, 掘地蜂拿着猎物回到巢穴口, 会先把猎物放到口边上, 自己进去看看, “觉得安全”后, 再把猎物拿进去. 刚开始惊讶它聪明, 后来在它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把猎物移开了一点, 它出来又重复了之前的动作, 再移开又再重复, 可见这是进化后的一种本能, 并没有之前的记忆.

打游戏好些年也只在业余水平, 之前也曾为了更厉害, 而把各种技能物品记录到本上做归纳对比, 然而更多的时候还是不断的去实战. “熟能生巧”对我的影响还是蛮深的. 打多了却麻木了, 并不会去思考什么, 竞技变成了消遣的重复.

养多肉养了两年, 刚开始的时候会寻找很多的资料去学习, 现在满足于”养的还好”的状态, 偶尔的死亡也不会太在意, 甚至寻找借口安慰自己: “夏天太闷了”, “老是阴天没办法”… 在这个舒适圈里浇浇水, 拍拍照, 自我感觉美妙的重复.

低水平的重复练习确实能带来熟练的技能, 但同时会让人沉溺于技能带来的自满中, 不再思考, 甚至变得麻木. 研究表明, 一旦动作达到”自动化”的程度, 即使再多练几年, 也不会有进步.

没套路

if (true) { }

爱因斯坦年轻成名, 常到处演讲, 有一次司机说”你讲的就那么多, 我都背下来了, 何不我帮你讲次?”, 爱因斯坦答应了, 演讲完毕也没什么不妥, 到了提问环节就尴尬了, 司机连问题都听不懂, 爱因斯坦上台”这么简单的问题连他的司机都会”…

写程序好些年, 然而每天都在为功能而写代码, 就像搬砖一样, 有什么不会, 就 google 一下; 想写什么代码, 就 github 一下看有没有轮子可以用. 遇到了大型困难就想用其他的方式绕过. 可想而知只会解决问题, 而没有创造.

老司机也不一定开车开得好, 更没法和赛车手比较, 新司机开几年车也可以变成所谓的”老司机”, 然而想成为赛车手也不是和别人比比赛就可以, 得去练习基础技能, 多去制定新的挑战, 更需要去寻找赛车的模式, 也许还得了解多个学科的知识, 比如物理.

作业

我的第一性原理是什么? 想了许久, 我觉得是: “差不多”

根本没有基石, 和大师差太多了, 完全就是感性的原始感觉, 脑子能不用的时候就不用, 干什么事总觉得”差不多”就行了, “知足”, “熟能生巧”, “平庸”, “脆弱”, 这些关键词太形容我了. 必须更多的刻意练习.

寻找新的第一性原理, 不能如此寥寥.

我这辈子遇到的聪明人没有一个不是每天读书的, 没有, 一个都没有. 沃伦巴菲特就是一本长了两条腿的书. by 查理芒格


这篇是公众号备份 欢迎关注